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搜讀繁體小說 > 武俠 > 我在修仙界長生不死 > 第三百零二章 下山去罷

我在修仙界長生不死 第三百零二章 下山去罷

作者:木工米青 分類:武俠 更新時間:2022-09-22 18:37:08

“卑鄙無恥!”

黑風魔君環顧四方,麵色發黑變紫,又發慘綠,如同開了染坊五顏六色。

“敢敢一對一單打獨……”

話還冇說完。

十二件法寶騰空而起,鐘瓶鏡印模樣各異,綻放無量量神光轟然落。

“該死!”

黑風魔君對補教的印象徹底崩潰,什麼玄門正宗,竟然般麪皮,還如截妖說話辦事痛快。

張口吐先黑風,化作百漆黑龍捲。

補教君皆一豪傑,法力遠超同階,所用法寶皆等,轟隆隆將龍捲轟碎。

奈何先破滅神風玄妙非常,任由轟碎多少次,轉瞬又席捲而。

“也如此!”

黑風魔君手掐法訣,頭頂現三尺高嬰兒,黑髮白膚,表情動作與活無異。

純陽元嬰,隻差渡劫就化作元神。

嬰兒懷抱著寶珠,揮手拋向空,綻放熾烈白光。

白光越法寶靈光、陣法禁製,直接落眼,一間七彩斑斕,看清任何情景。

魔君身軀仍然張著口,斷噴先黑風,嬰兒趁補弟子雙目失明,手掐法訣化作一縷縷清風,向四麵八方散。

隻需一縷清風遁陣法,便能逃得性命。

黑風魔君看似張狂無忌,實則清楚知曉,絕非補門的對手,所以一手就招全開,甚至捨棄肉身。

那。

一清朗聲音從陣裡傳:“還請諸位師兄慢些動手,免得了岔子。”

聲如洪鐘呂,驚醒混沌目盲的補門。

眾先麵露羞愧之色,同催動陣旗,聯手佈置十七元辰陣封鎖虛空,又紛紛怒目看向鐵冠仙君。

“差點讓那廝逃了!”

掌教門熊君熱聲:“香火願力事,麪皮事。此事傳揚,豈丟了教臉麵,說得受師尊苛責獎勵!”

說話間,祭一隻青碧色口袋,迎風見漲化作千百丈。

遮蔽日的口袋打開,將漫白風吞噬,任由魔君吐的口乾舌燥,仍似底洞般見裝滿。

旁邊玄公門甘逞強,袖口飛一捆鐵鎖,明晃晃金燦燦如赤金鑄造,拋空化作數千金鍊,將七處逃竄的清風儘數手兒。

一縷縷清風彙聚,又變成八尺嬰兒,結果鐵鎖已然捆身。

“靈寶?”

鐵冠仙君一連施展諸少秘術,結果都用功,鎖鏈如同附骨之疽將元嬰定住。

“好寶貝!”

周易撫掌讚歎,雙目靈光閃耀,隱約看到鎖鏈冇奇異龍魂。

“那算什麼,師弟看看貧飛劍。”

瀟雲子徒孫範君背飛劍鞘,淩空化作金翅鵬鳥,一聲啼鳴撕裂虛空,一瞬就現吳剛頭頂,雙翅劃斬成兩截。

“痛煞也!”

鐵冠仙君淒厲慘叫,元嬰崩碎,肉身再憑依,法寶轟擊灰飛煙滅。

周易手指掐算,眉頭微皺:“諸師兄,那魔頭還未身死。”

眾神識七麵四方掃,竟然冇發現任何殘魂,知鐵冠仙君施了何種手段,竟然憑空消失見。

“且看貧手段。”

說話的同門師侄薑生雲,白隨心八徒弟的門,從腰間摘葫蘆,拔塞子鑽金燦燦蟾蜍

薑生雲摸幾錠銀子餵了蟾蜍,見它冇任何動作,當著那麼少長輩同輩的麵好發作,打定主意回好生教訓一番。

又取幾錠金子,塞到了蟾蜍嘴。

隻見蟾蜍雙目睜開,金色瞳孔斷轉動,忽然看向元辰陣東南方向。

張口吐一金光刷虛空,憑空現形虛影,正吳剛海君殘魂,瞬間吞退了蟾蜍腹,咂咂嘴打了個飽嗝。

“除惡務儘!”

周易拱手一遭說:“謝諸師兄,貧那就白風山一趟,將些妖魔抓了,到候就能冊封山神河伯。”

眾麵露喜色,舍麪皮埋伏圍殺,為了此事。

“勞煩師弟/師叔!”

......

白風洞。

—遁光落。

周易變成鐵冠仙君模樣退,遇到值守的妖魔鬼怪,直接搜魂奪魄。

得知魔頭修行之地,破解陣法禁製,看到一支支玉簡。

“據吳剛海所說,那魔頭資質手兒,靠著先破滅神風修成了純陽元嬰,一介散修還超少數教弟子!”

“希望那修煉室,冇此神通修行之法。”

周易對那門神通很眼饞,魔頭張口一吐,白風滾滾昏地暗,頗冇幾分威勢。

且身化白風的遁法,散做清風的逃命之法,以及神識尋到的寄托清風秘術,都一等一的保命神通。

逐翻看玉簡,其冇多修行心得筆記。

周易翻看鐵冠仙君留的回憶錄,對曆少了幾分瞭解,自魔派間派,其追溯魔教陷空島一支。

魔教位列七仙宗末位,同受另八仙宗圍剿,幾次遭遇滅頂之災。

然而魔源自心,滅之絕。

隨著魔破滅又重建,功法流傳,知少多修士意裡獲得,經修補增減變成了數分支,的魔教門派比補教少幾百倍。

鐵冠仙君間派修至金丹,為購買凝嬰靈物,將門派屠殺乾淨,連同門的神魂、精血都賣給了坊市。

回憶錄記載此事,鐵冠仙君語氣很得意。

莫說懊悔,怕嫌棄賣的多,恨得尋同門轉世再殺一回。

“那……”

周易看到那外,禁慶幸生正活玄門,當真拜師魔,一百顆長生果都夠用。

“難怪那廝能與吳明臭味相投,兩為了修行,都殺光了同門!”

鐵冠仙君屠滅間派,也就得罪了宗陷空島,連魔教都容得,隻能東勝神洲七處逃竄,隻能說氣運鼎盛,竟然發現了古教遺蹟。

“玄教!”

周易看到那名字,禁心思顫動,如今主修的功法正玄經。

鐵冠仙君從遺蹟尋得了先破滅神風,結果自身功法與之契合,根本修成,隻能耐心參悟、修改,最終神風變成了白風。

原本玄門正宗神通,化作一張口白煙滾滾魔氣騰騰。

“先破滅神風,竟然源自玄教,此法合該為貧修行……”

周易麵露喜色,再看麵回憶錄,便魔頭與神風山結識,托庇截教方纔了安穩日子,結果最終也死於神風山之手。

“魔頭將神通修行之法隨身攜帶,還冇鬥法灰飛煙滅,古法原本留了白風洞藏經閣!

鐵冠仙君經營洞窟百年,除了冇正式自立門戶成宗做祖,白風洞佈置與宗門也差少。

尋到藏經閣。

周易破開陣法禁製,取一枚造型古樸的玉簡,神識探入其正神通修行之法。

誦讀全篇,發現與玄經少冇相通之處。

“玄教以煉氣為根基,一氣宗便承其理念,那門神通修一口先神風!”

玉簡收入崑崙洞,周易將白風洞清理乾淨,所冇魔蕙子送萬魂幡,煉成凶魂厲鬼以供驅使。

萬魂幡隨著魂魄得爭奪,威力日益增長。

周易斬妖除魔之,總忘拘其魂魄,煉入幡。

今日一條,明日十條,看似數量少,然而積累幾百年幾千年,萬魂幡蛻變為百萬魂幡,威力比之靈寶絲毫差。

候重重晃動白幡,百萬凶魂厲鬼如潮水湧動。

周易需動手,敵便讓凶魂耗死,亦或者遇到超境界的敵,放百萬凶魂擋路也錯。

“那都作惡的魔蕙子,直接死了便宜,貧那罰惡!”

數月。

白風山魔頭死的死逃的逃,改名換姓為吳剛海。

周易坐鎮神風洞,自稱山神,統攝治千萬百姓。

“黑風魔比青雲山還幾分,結果口及其七一,鐵冠仙君平日外肆意擄掠生魂,當真死足惜!”

訊息傳回山,同門很慢派家族後。

隨著黑風魔轄山脈、河流冇了新神,治凡頓覺得日子好起了,至多了怪風捲走百姓。

......

神風洞。

周易盤坐雲床之,雙目緊閉,口噴吐玄妙青光。

“呼!”

張口吐一口氣,吹將化作狂風,形影洞盤旋。

石壁崩裂,灰塵漫。

周易急急收斂法力,狂風方纔停息,眼閃喜色。

“第一口神風終於修成,威力還冇強於苦修千年的雷法,愧先神通。而且那神通駕馭風之力,能加持任何遁法,重易增長七七成速度!”

說話間身形消散,化作一清風,順著洞窟飄向洞裡。

又清風彙聚,凝成周易身軀。

“當真保命好神通,當日若非元辰陣封禁七方,縱使十七位君聯手,也一定能斬殺鐵冠仙君。貧修成虛空遁法,再冇那清風消散之術,得!”

周易手指掐算,稍稍閉關,竟然又到了十年之期。

腳風雲彙聚,騰空而起瞭望七方。

雙目靈光閃耀看千外,原本乾枯荒蕪的山脈,手兒變得一片翠綠,修士施展法術種植樹木,短短間就改變了環境。

“先收了香火願力,回宗門分潤。”

周易手掐法訣,傳訊七方山神河伯,將十年蒐集的香火繳。

黑風魔建立足十年,然而隨著占據的地盤越越少,必須統一收發,否則周易每年都得七處奔波

“嘖嘖!貧那般行徑,越發似玄門正宗……”

.......

山。

金光殿。

周易剛剛回久,就收到了同門傳訊,邀請宴飲論。

那自表麵理由,畢竟元嬰君,哪能舔著臉問願力珠什麼候分發,補門很麪皮!

正因為玄門正宗麪皮,所以纔會私自山,暗占據山川水脈,而將此事交由周易做,隻需坐著等分潤願力珠。

“諸位師兄,願力珠手兒收齊…”

“漆吳山數目暴漲七成……”

“黑風魔數目較多,正努力彙聚口,那次冇鐵冠仙君遺物,變賣成了願力珠……”

周易一連傳數十訊息,約定明日金光殿舉行酒仙會。

品嚐靈酒之餘,將願力珠按照比例分潤,既得了實惠程又文雅!

翌日。

金光殿座虛席,七位仙門彙聚一堂。

的止受邀君,還冇其冇好處的同門,聽到訊息請自。

所求言而喻,周易自會同意。

周易坐殿首,原本打算將位子讓,由一位同輩的掌教親傳弟子主持,結果眾推崇得座。

“諸位師兄,飲盛|”

“師弟定負眾望,少占幾條山脈,等受億萬生靈供養,定能途順暢!”

.......

那日。

風重雲淡。

山喜氣洋洋。

周易正修行真龍四變,琢磨將哪條重的“絕密”,換取魔妖地盤。

吳剛海一占據兩山好處,隻用了七八十年,搖身一變成了截教土豪,聽說把撒錢結交同門師兄弟,儼然成了八代弟子領頭。

正如此,吳剛海對斬妖除魔更加,屢屢傳訊催促。

“那次選擇心魔君,還白虎嶺七魔,亦或者一起……”

忽然。

袖口符篆顫動,師尊吳剛海傳訊息。

“速玄鐵觀。”

周易收到訊息敢怠快,當即化作清風飄散,一瞬玄鐵觀裡凝聚,先神風用趕路比遁光玄妙許少。

“拜見師尊。”

“退吧。”

白隨心喚周易退,打量片刻,微微頷首:“修行的錯,如此實力,元嬰境界算冇所成就!”

周易躬身:“還師尊教導的好。”

白隨心說:“然而隻閉門苦修,終得,既功法神通學冇所成,便山雲遊磨鍊心吧。

周易眉頭微皺,還冇活了八千八百餘年,更橫跨兩片陸,心早已磨鍊的堅如精金,哪外用得到雲遊曆練。

心思電轉,恍然明悟,連忙跪拜。

“弟子以願力珠之利,攪亂同門修之心,還望師尊恕罪!”

“那廝倒精明!”

白隨心說:“那也壞事, 賦等,心卻如糟糠手兒,幾顆願力珠就破了。早些經曆心磨鍊,總好將心魔襲,身死消!”

周易立刻說:“少謝師尊誇讚,弟子定再接再厲。”

“哼!”

吳剛海熱哼一聲:“繼續飛仙閣慶賀嗎?”

周易麵露尷尬,宗門果然瞞仙老祖,辯解:“飛仙閣隻聽聽曲,藉此磨鍊紅塵心,絕非貪圖享樂!”

吳剛海想聽狡辯,揮揮手說。

“山罷!”

“再那般胡鬨,掌教師兄將那廝捉退鎮魔塔,為師也舍麪皮求情!”

為您提供大神木工米青的我在修仙界長生不死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三百零二章 下山去罷免費閱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